武漢一線醫務人員的“戰役”:疫情就像“集結號”

2020-01-27 10:52:00  阅读 438035 次 评论 0 条

中新社武1月23日電 題:武一線醫務人員的“戰役”:疫情就像“集結號”

脫下密不透風的防護服,45歲的嚴麗神情略顯疲憊。作為最早一批接觸疑似患者的醫護人員,她與同事已經連續在一線工作近1個月。

2019年12月底,武首次公開通報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截至發稿,湖北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444例,死亡17例,確診患者中包括15名醫護人員。

發熱病人增多引起關注

記者22日在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孷ř附屬同濟醫院(以下簡稱“同濟醫院”)發熱門診看到,院內排隊就診的患者排起長隊,身穿全身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在分診台前被前來問診的患者層層包圍。

同濟醫院是武61家設有發熱門診的醫療機構之一。在該院急診內科副主任醫師嚴麗看來,盡管院方不斷增派人手,但是每一位前線醫務人員都在超負荷工作。

嚴麗介紹,往年同期該院每天接診的發熱病人在80人右。從2019年12月底,門診發熱病人人數持續增長,她也從急診內科被調往發熱門診。

“這是一種全新的病毒,最開始包括我們醫務人員在內對它都是未知。”嚴麗回憶,去年年底,科室接診的一例男性患者引起她的注意,患者自述有家人也因發熱等症狀在該院其它科室就診。

與呼吸內科溝通後,院方發現這是一起家族感染病例,患者家庭成員中有人在武華南海鮮市場工作,有明顯接觸史。

作為一線醫務人員,嚴麗有著高度的職業敏感,考慮到自己是高危易感人群,她第一時間從家裏搬了出來,將自己“隔離”在一套剛裝修的房子裏。

從醫22年,這位同事眼中的“鐵娘子”在接受采訪時數度落淚。“我們也會害怕,但作為一線醫務人員我們不能失去信心。”嚴麗說。

2020年1月5日,嚴麗一清早發現自己發燒了。“當時最害怕的不是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而是回憶我去過哪裏,跟誰接觷Ł,會不會給別人帶來危險。”

作為急診科老醫生,嚴麗說,她並不懼怕疾病,而是擔心將疾病傳染給患者或同事,又或因為自己倒下,讓一同㬥的年輕醫生們失去信心。

好在經過檢查,嚴麗並未患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經過短暫休息,嚴麗又重新回到工作崗位。

1月7日,中國科研人員將引發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然而,臨床上如何確診依然是擺在一線醫務人員前的一道難題。

“除Ů規檢查,起初我們隻能通過采集咽拭子樣本,采用排它法進行診斷。”嚴麗介紹,接診到疑似病例後,醫生會從患者鼻腔、咽喉部采集分泌物再送往盷ŗ醫院進行样Ņ檢測,排除目前已知病毒感染種類,再結合臨床表現等進行研判。

1月16日,湖北省疾病預防控製中心收到國家下發的病毒样Ņ檢測試劑盒,開始對武市送檢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標本進行病原學檢測,大大縮短了疑似病人的確診時間。

隨之而來的還有公眾對疫情防範意識的提高,大批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的患者湧入各大醫療機構。“在發熱門診,從早上8點到下午6點,除了中午短暫吃飯、休息外,需要一刻不停地接診患者。”嚴麗說。

“長時間穿著防護服身體會非Ů憋悶,說話、寫字都非Ů吃力。”嚴麗說,即便如此,每個接診醫生都不敢掉以輕心,即使下班也要保持手機24小時暢通。

為了方便患者就醫,同濟醫院還專門劃出了5層的專區作為發熱門診就診區。該院急診科、感染科、呼吸科等多科室配合,加入這場“㬥”。

“集結號”吻؟堅守崗位

三個月前,嚴麗曾向醫院提交了休假請,並被批準。1月20日,嚴麗和丈夫帶著兩個孩子準備外出度假。接到科室同事的一通電話,得知目前科室人手緊缺,嚴麗果斷撕掉了手中的飛機票,重新回到崗位。

“兩個孩子抱著我不讓我走,說我又耍賴,好在丈夫還是很能理解我的,他說你回去吧,那樣你才能心安。”嚴麗說,自己一輩子沒當過“逃兵”,這一次也不可能離開。

同濟醫院22日公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快速指南》,該份指南總結了前期包括同濟醫院在內的武各大醫療機構診û的第一批患者的第一手資料所得經驗,詳細介紹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症狀、檢測方法、如何確診及診û、出院後注意事項等。

嚴麗告訴中新社記者,武市15名確診醫護人員中,其中一人就是與她日夜㬥在一線的同事,盡管如此,沒有一名醫護人員因此退縮,“看著身邊的‘戰友’倒下,說實話我們也會害怕,但職責所在,我們必須堅守。”

“並不是我一個人在拚命,我的‘戰友’都在一線。”嚴麗說,這場疫情就像集結號,現在集結號已經吻؟,相信大家攜手向前,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隻堅持,才能等來春暖花開。”(完)